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灵馆馆长 > 173:还在

173:还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剑没有名姓。
  
  是隗林这几天感受那天罚之意而悟出来的。
  
  当隗林施展出这一剑之时,大家的感觉之中,隗林的身体在那窗户后的黑暗里又鲜亮了几分。
  
  隗林心中对于杀不杀并没有一个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是他想要出剑。
  
  将心中那一份天罚之意在宣泄出去。
  
  同时,也不想不让人碰那灯笼。
  
  地球这一边不将八角宫灯招回,就是为了让本体与分身之间还有一个信息传弟过程。
  
  原本深层次的入定,本体与分神之间是能够有一个思想共通的,但是却总有一种隔阂感,不够清楚,同时还会有一些杂乱的念头呈现。
  
  隗林在深层次的入定里,与分神共通之时,感受到的那一份杂念不知道是分身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而当八角宫灯落入这个昆仑城之后,与分身之间刹那的通融,让他明白那些杂念是来自于其他的干扰。
  
  他觉得在那冥冥之中,就有一些非生命体的存在,他们时刻都在入侵着一切能够感受到它们存在的生命意识。
  
  就像是电波和信号的干扰,它们可能是无意识的,也可能是有意识,也可能就是它们的本能。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魔。
  
  所以,他在这一刻要让两边的信息交互。
  
  同时,隗林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那就是让这一边的这些强大的存在绝对不能够进入地球。
  
  所以隗林才会在驱使八角宫灯穿越透那一道门户之时,爆发出那一片光芒,这就是为了告诉分神,并与分神连通。
  
  这里很多人与非人一时之间被隗林的剑术所震慑,但是却仍然有人已经悄悄的出现在了之前那魔鬼男爵的出来的地方。
  
  那里有一座界门,椭圆形的,就像是一只竖着的眼睛立在那里。
  
  又如一个立着()号,中间似虚无,又似一块奇妙的黑色晶体,里面层层叠叠的,像是一个缩小星空。
  
  不经意之间看,像是一泓秋水,外表平静,里面却暗流汹涌。
  
  界门并不大,因为是那位魔鬼男爵凭一人之力,在原本的界门基础上建起来的,上面的符纹刻咒,风格诡异无比。
  
  而细看,那符纹像是一只只的眼睛,大眼睛套在小眼睛上,而在大眼睛之外又有更大的眼睛,而里面的眼睛又像是一个个小小的眼珠,是有无数的瞳孔,诡异,邪恶,注视着他,便有一股恶心感涌来。
  
  一道幽影出现在界门前,他本是无影无迹的,但是却在这界门前却慢慢的显出了形体。
  
  这个人全身都裹着白布,就像是木乃伊一样,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而那白色的裹尸布已经有些地上脱落,露出里面黑硬的肉身,他那一双眼睛,其中有一只已经腐烂,而另一只眼睛却清澈的像是秋水。
  
  水汪汪,冷冰冰,像是凉秋夜里的寒露。
  
  当他的身形显露出来的那一刹那,眼中闪过一丝的惊讶,但是却很快又成为恍然。
  
  因为他很清楚,这是深渊魔鬼一族里里,只有贵族才可能学习的的魔眼界门构建知识。
  
  这个菲尔斯男爵居然还是深渊魔鬼之中的贵族,这一点知道的人很少。
  
  这么多年来,他与这菲尔斯男爵打不过少的交道,但从来没有进过这里,没有到这个地宫的深处。
  
  他一直就猜测菲尔斯男爵可能在这里修复通道,只是当年各方势力的大佬们都看到了,这个界门已经完全的毁了。
  
  在这个木乃伊的眼中看到,一根燃烧着的铁链自一只竖瞳般的晶体里穿出,往铁链的来处看去,只看到那绵延至深空,隐隐能够看到那铁链的来处,但细看,却又会发现,那来处在更无边深远的神秘星空里。
  
  他的眼睛也无法看清这铁链从何而来,但是他知道,这一根铁链是从大通界而来。
  
  他不会忘记大通界的气息,这种感觉,即使是过了这么久,久到他都已经不记得时间了,当再一次感受到的时候,也能够瞬间回忆起来。
  
  他伸出手,想去触摸那铁链,却还没有触及铁链便又将手缩了回来。
  
  “三昧真火!”他的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
  
  他名叫保罗,即使过了很多年,依然记得,自己当时就是被这种火焰烧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以教里带出来的圣绫裹在身上,并以圣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勉强保住了自身,要不然的话,现在早已经成了一堆灰烬。
  
  尽管他能够感受到,这个火焰并不如烧自己的那个道门护法的三昧真火那般的强盛,但是那气息是一样的。
  
  那一份让他感到恐惧与恐怖的焚烧之意非常的纯正清晰。
  
  那能够直接灼烧自己的灵魂意志的火焰,那种恐怖仍然在心间挥之不去。
  
  “这么多年,我不人不鬼的在这座城之中徘徊偷生,不敢回去,但我,终于再一次的等到了连通大通界,我只要将这个消息传回去,我就有大功,到时我就可以向宗座请求赐予神圣之水,恢复肉身伤势了。“
  
  “我,可以回家了!”他的那一只眼睛的深处,涌起了狂喜。
  
  他决定要截取这根铁链上的一缕气息,带回去给宗座,他相信,宗座拿到了这个一缕气息,就一定能够反本溯源的找到这气息的源头。
  
  然后,宗座再通过至高赋予的权柄,可以让座下使者进入大通界之中,都不需要再通过这个通道。
  
  对于那至高的权柄,他想一想就觉得心寒,自己都需要仰望的宗座大人,也只是些许执掌至高权柄而已。
  
  而这一座城的城主,居然敢去窃取至高权柄,真是寻死。
  
  不光如此,还搭上了一个教派的人。
  
  他记得当时宗座传达下来至高指令是道门窃取至高权柄,受天罚,而宗座本身的再加了一层命令,就是在任何地方见到了道门都可以猎杀。
  
  他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在别的界域之中的是否也在对道门进行猎杀,但是当时在这里,天谴之后,他身为圣光宗教裁判所里的一个净化小组的组长,带领自己的小队本是要获得功勋的,可是结果却在这里几乎覆没。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五个人围猎一个拿着一柄火红羽扇的道人,那个道人每一次挥动那柄火红羽扇之时,都会有一片火焰涌出来。
  
  他组里的成员就是被这火焰练烧没了的,但是同样的,他也一个圣光斩斩在了那个道人身上,而就在他以为杀了对方时,对方却仍然是从嘴里喷出一缕红丝,沾在了自己身上。
  
  然后便是全身焚烧,内里外里一起,连自己身上已经被圣光浸沁的不沾邪恶的圣体,居然也在火焰之中燃烧。
  
  他很快就起曾看到的那些关于道门中人所谓的神通法术的种种介绍,其中就有一样名叫三昧真火,平时藏于心窍之中,用时可自口中喷吐而出。
  
  当时看关于那三昧真火描述,还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但是沾了那一缕火焰之后,才知道,那火焰是真的可怕而恐怖。
  
  此时再看着那铁链上燃烧着的火焰,却没有什么可以截取,若是以前,他自然可以从裁判所里申请到截取气息的宝物,而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他将自己手上裹着的圣绫掀起一段,挥出,缠绕在那绷的笔直的燃烧铁链上。
  
  圣绫上面涌生出乳白色的圣光,与那铁链上的火焰对抗着。
  
  他曾见过无数次,圣光将那些邪恶存在焚烧,但是在对上这道门的三昧真火却并不占优势。
  
  圣绫缠绕着铁链的那一处慢慢的出现黑焰,然后炙烧出一个黑洞。
  
  他心中又是欣喜,又是不甘。
  
  不甘的是自己出战时申请下来的圣绫终于无法承受得住这三昧真火了,而欣喜的留下的气息,一定能够让宗座寻到大通界那最后的方位。
  
  就在这时,旁边的阴影之中,有一个东西爬了出来。
  
  那个东西像是人,又像是动物,但更多的像是一具爬行的尸体。
  
  这个人的身上是腐烂后又重新生长在一起,皮肉筋骨又都扭曲的结在一起。
  
  保罗回头,认出来这个人是被菲尔斯男爵拘役在身边,通过诅咒转化而成的食尸鬼,据说曾经是昆仑王的一位弟子,这一拘役就是这么多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