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

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瞬间,皇子皇女们纷纷扭头,看向长公主。抱着元景帝胳膊的临安公主,也忍不住看了过来。
  太子余光一扫长公主。
  他们心里同时浮现一个念头:怀庆又想提拔自己的人。
  皇子皇女扩充势力的方式有两种,一:拉拢朝臣,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拥戴者。二:提拔心腹。
  前者因为元景帝的掌控欲强烈,帝王心术炉火纯青,包括太子在内的其余皇子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结党。
  后者是他们惯用的手段。
  但也得看时机,众皇子皇女觉得眼下并不是好时机,因为任务难度太大。
  元景帝眯着眼,笑道:“怀庆有什么人选?”
  长公主答:“打更人衙门的铜锣许七安。”
  二公主恍然大悟,“呀”一声,一脸天真的说:“就是祭祖那天,表现得非常仰慕姐姐的那个铜锣?姐姐还与他有说有笑。”
  这话歹毒!
  在元景帝面前,暗戳戳的阴了长公主一下。
  要知道,长公主还未出嫁,尽管元景帝这几年痴迷修道,儿子女儿的婚事都不爱搭理。但堂堂公主老这么招蜂引蝶算怎么回事。
  长公主继续道:“父皇应该听过此人,他便是税银案中,被牵连在内的御刀卫百户许平志的侄儿。”
  元景帝终于来了兴趣:“朕记得,是有这么个人,还炼制出了假银。若不是假银保存不便,耗盐甚巨,朕就让司天监大量炼制了。”
  假银的材料是盐,而盐过于昂贵,听完司天监术士的禀告后,元景帝就打消了量产假银的想法。
  “不止如此,此人在长乐县当值时,表现优异,屡破命案。”长公主加了把火。
  元景帝笑道:“既然如此,你不必多此一举吧。”
  长公主低头,心悦诚服:“父皇明鉴,就在昨日,那铜锣许七安与衙门中一位银锣发生冲突,一刀将其斩成重伤。以下犯上,依照律法,当腰斩。
  如今人在地牢里关着,儿臣可以请求父皇,允他将功赎罪。”
  长公主没有解释冲突的原因,没有为许七安辩白,因为她知道,这些都不重要。
  父皇不会在乎谁对谁错,父皇只在乎谁有用,谁能办事。
  果然,元景帝甚至没有犹豫和思考,颔首道:“好,既然怀庆为他求情,朕就允他将功补过,协同办案,若半月内抓不住毁坏太祖庙的真凶,朕直接斩了他。”
  “谢父皇。”
  ....
  皇子皇女们离开御书房,与各自的侍卫会合,长公主从侍卫长手里接过自己的佩剑。
  二公主挽住同胞兄长,太子殿下的胳膊,小声道:“哎呀,被怀庆给抢先一步。”
  太子摇摇头:“未必是好事,此案连魏渊都觉得棘手,怀庆只是走一步闲棋。那铜锣真能破案,是意外之喜。若不成,怀庆也没损失,本身就是要腰斩的。”
  “哼,怀庆心真黑。”二公主皱了皱小巧的鼻子,问道:“哥哥,永镇山河庙到底怎么回事?”
  边走边说,太子环顾四周,低声道:“此案不简单,否则魏渊不至于愁容满面。其中的秘密,恐怕只有父皇才知道。”
  当然,将来我也能知道....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同时,脑海里浮现女子国师不染尘埃般的容颜,心里一片怨念。
  “临安!”
  长公主忽然喊了一声,喊住兄妹俩。
  太子与二公主一起回头,临安公主凶巴巴的回一句:“干嘛!”
  顺势搂紧了太子哥哥的胳膊。
  长公主持剑走过来,道:“没什么事....”
  在兄妹俩同时放松的表情里,忽然一剑抽打在二公主挺翘的臀儿上。
  剧痛里,二公主先是脸色一白,几秒后才“哇”一声哭出来,指着长公主尖叫道:“怀庆,本宫要杀了你。”
  皇家兄弟姐妹们,虚伪的过来劝说,充当和事老。
  太子板着脸,沉声道:“怀庆,你太过分了。”
  “只是考校一下临安的武艺,临安要是不服气,也可以考校一样本宫。”长公主翩然转身,青丝“刷”的展开,灵动美丽。
  二公主望着她的背影,哭着喊道:“我要告状,去父皇那里告状。”
  太子无奈道:“改日吧,父皇现在哪有心思搭理你。”
  皇子之间如果发生冲突、斗殴,元景帝肯定是要管的,而且要严管,重重处罚。
  皇女之间打架,大家都会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
  主要是皇子大多都练过武,打起来会有损伤。几个皇女里,就长公主习武,其他皇女若是打架,文雅点的抽耳光,脾气急了,就是抓头发要咬人。
  有损皇家颜面,便不愿意上纲上线,通常是私底下就解决了。
  临安公主咬着小银牙,碎碎念的诅咒:“你给我等着,我要把你的东西都抢过来。”
  .....
  次日,清晨。
  刚结束打坐冥想的魏渊,收到了宫里传来的口谕。
  “陛下口谕奴才带到了,魏公,去地牢请那位铜锣吧。”传达口谕的小宦官,态度谦卑:
  “陛下今早都没吃几口,心思很重,希望魏公早日破案。”
  派人送走宦官,魏渊露出了笑容。
  过来陪义父用早膳的杨砚松了口气,道:“看来不需要义父费神救他了。”
  南宫倩柔“呵”了一声,嘲笑杨砚是个练武把脑子练傻的二愣子,道:
  “你以为昨晚义父为什么要和长公主说那句话?”
  杨砚想了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昨日长公主派人调查许七安和朱成铸冲突事件的始末,想来是对他比较上心的。
  义父昨夜特意暗示了长公主,出于聪明人的默契,长公主趁机向陛下举荐许七安,让他戴罪立功。
  如此一来,许七安便能名正言顺的脱罪,谁都说不得什么。
  杨砚早就料到义父会救许七安,将他押入地牢,判他七日后腰斩,都是做给衙门里的人看的。
  权力越大,越不能随心所欲。
  他皱着眉头:“可如果许七安半月后没有破案?”
  魏渊笑了笑:“那他就只有死,然后入江湖。许七安这号人,从明棋转暗棋。”
  义父竟然如此看重他....南宫倩柔和杨砚正了正脸色。
  魏渊似乎想起了什么,眯着眼笑道:“遣人通知李玉春,陛下特准许七安戴罪立功,他李玉春官复原职。”
  停顿一下,魏渊表情似笑非笑:“隆重一点。”
  .....
  宋廷风和朱广孝在狱卒的带领下,满脸喜色的来到地牢,接同僚出狱。
  此时的许七安正在倾泻膨胀的膀胱,一手扶墙,一手扶弟,他被突然冲进来的同僚和狱卒吓了一跳,小手一抖....
  “该死...”许七安骂骂咧咧的在囚服上擦了擦手。
  “宁宴,宁宴你不用死了!”等狱卒掏出钥匙开门,宋廷风大笑着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